亲爱的,你在武汉要好好的!——上海电信员工口述与赴湖北抗疫医卫一线的“爱人”

时间:2020-02-15 11:10 来源:通信信息报 作者:乔雪松

本报讯    从1月24日除夕至今,上海已派出四批医疗队奔赴武汉,紧急驰援疫情最严重的地区。在这些医护人员中,也有上海电信员工的爱人,此时,他们正奋战在武汉一线,抗击疫情,挽救患者。

SARS时没去一线,这次“补回来”!

妻子:李红江(上海共联通信信息发展有限公司高级督导)

丈夫:陈德昌(瑞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、中华医学会重症医学分会侯任主任委员)

我的先生陈德昌,是一名重症医学科的专家,常常需要奔赴全国各地抢救危重病人,几乎从没有周末,但这次却不免让我更加担心。

本来这应该是一个阖家团圆的春节。在美国工作的女儿和女婿专程请假,四年来第一次回家过年,一家人本打算乘着春节假期去杭州、宁海散心。

女儿女婿第一次从美国回家过年,还没来得及留下一张最新的全家福,老陈已奔赴武汉了

大年三十,刚刚结束赴武汉医疗支援的培训后,老陈立马驱车赶往崇明老家,没想到车刚开到长兴岛,又接到了新的会议通知。二话不说,再往回赶,在医院开完会后,我们一家子考虑到援助医疗队随时可能出发,于是就将打包好的随身衣物带在身边,打算无论如何在崇明老家和全家人一起吃顿年夜饭,当晚干脆就住在崇明,以备随时出发。没想到的是,年夜饭才吃了一口,18:30,集合的指令打断了原本热气腾腾的年夜饭,连市区的家都来不及回,2小时之内必须赶到医院。于是,我们一家开车送老陈,从崇明再次奔赴瑞金医院。

老陈所在的上海第一批援鄂医疗队接手的是武汉金银潭医院,老陈负责重症病患病区。他做事一丝不苟,事必躬亲,例如病人气管插管等他都坚持自己操作,他相信这方面自己是最专业的,应该自己来。我也是学医的,很清楚气管插管操作的风险,当女儿看到父亲身穿防护服的照片时,还非常细心地提醒:“一定要记得检查背部的电池,面罩里一定要保持正压!”

现在正是需要鼓舞士气的时候,老陈坚信,这时候党员一定要带头冲锋陷阵;作为家人,我的心里此刻藏着的只是对家人的牵挂和对祖国的祝福。

年夜饭吃到一半就出发了

丈夫:袁嵘(中国电信上海公司崇明局员工)

妻子:徐鸣丽(新华医院崇明分院呼吸科护士长助理)

除夕夜,徐鸣丽(右)和同事一起出征

我的妻子是新华医院崇明分院呼吸科护士长助理,拥有十几年工作经验。这一次她报名参加援鄂医疗队前,并没有和我商量,但当我得知她的决定后,我选择支持她。

除夕夜晚上六点半,我们一家正在吃年夜饭,医院打来电话,说要立即出发。接到电话后,她收拾好行李箱,便急冲冲赶往开向虹桥机场的大巴。只留下一桌饭菜,我、女儿和家里的老人。

做好双方父母的思想工作落到我的身上。岳父母很担心,我宽慰他们,现在医学技术很发达,只要防护工作做到位,就不会有问题。话虽如此,但我的心底又怎能不担心!

除夕那晚,我一直坐在电视机前,手机就放在腿上,静静地等待。在鼠年钟声敲响一个半小时后,妻子终于给我发来微信,她已落地武汉,正在赶往上海医疗队集体入住的宾馆。那时,女儿早已安然入睡,她以为妈妈只是去出差了,过几天就会回来。

妻子奋战在金银潭医院,这是武汉最早接收新冠肺炎的定点医院,也是这场全民抗“疫”之战最早打响的地方。妻子负责的病区收治中重症病人。她第一次进入病房值班是1月28日凌晨零点到早上8点,同时照顾四五个患者,吃喝拉撒都由她管。为了防止交叉感染,大楼的中央空调被关闭,病房又需要开窗通风,在寒冷的武汉冬夜,一个晚上干下来,整个手都是冰凉发麻的。

在金银潭医院重症监护室值守的这些日子里,有的患者艰难伸起大拇指向妻子表示感谢,有的患者从重症病房转入普通病房,这些再简单不过的画面和瞬间成为妻子这些天来最难忘与感动的事。

她从未提及何时能够归来,但我希望春暖花开之时,她能回到我们身边。

一夜无眠为妻子准备行李

丈夫:韩斌杰(中国电信上海公司政企部员工)

妻子:唐莲(瑞金医院神经外科护士长)

白衣战士立下誓言,必将冲在疫情第一线

妻子大学毕业后进入瑞金医院重症监护室工作,有13年的重症监护经历。“我没有想很多,只是觉得自己是名‘重症人’,又是党员,应该去,我知道你会支持的。”她一直称自己为“重症人”,她知道,武汉疫情爆发后,武汉的医院人手紧缺,尤其缺重症监护方面的人手。每天我们家的晚饭时间,讨论的都是关于疫情,在医院没有向医护人员发出援鄂的号召之前,她就向我表达了“如果有需要,希望能去援鄂”的想法,也是在餐桌上,我们达成了一致。所以,在医院发出号召后,她第一时间请战。

不过,当她把报名援鄂的消息告诉老人和孩子后,他们都不太能接受,担心她的身体,也担心她是否能扛住高强度的工作,尤其是读预备班的儿子,他对这次疫情懵懵懂懂,把武汉等同于危险,不想让妈妈离开。对于老人和孩子,我们一起做了不少思想工作,最后大家都基本接受了妻子随时会去援鄂的事。儿子一听到新闻里播放上海援鄂医疗队出发的消息,就会很关注,他知道,不久,他的妈妈也会成为其中的一员。尽管如此,在得知妈妈真的要出发后,正在洗澡的小家伙来不及擦干身体就已泪崩,他的哭声刺进了我俩的心。

妻子出发前的元宵夜,我一夜无眠,近乎抓狂地和她一起准备行李箱。实际上,当她成为备员之后,她就在为出发时刻准备着。

2月9日6:30,妻子出发了。妻子被分在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光谷院区,院区把普通病房改造成了隔离病房,专门收治重症病人,妻子就在隔离病房工作。为了节约一脱就废的防护服,要保证一个班头不吃不喝不上厕所,这对体力是很大的考验。结束了第一个晚上的战斗,脱下防护服的妻子脸上有点憔悴,鼻梁、额头已经烙上了明显红印。亲爱的,辛苦了!

我也在上海为他们祝福和鼓劲。为了照顾我,单位把本周原本需要我到岗工作换成了让我在家办公,照顾还未开学的儿子。虽然我的厨艺没有妻子高,但做个简单的蛋炒饭,儿子吃得很香,我也很有成就感。我会照顾好家,你也要保重好身体,等待你早日凯旋。

病毒无情 人间有爱

致敬勇敢的白衣战士们

这世间,你们最美!

致敬无私奉献的家属们

舍小家,为大家

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

我们必胜!

逆行勇士们

愿你们,早日平安归来! 更多数字经济相关信息,请关注公众号“通信信息报”(ID:txxx-news)

中国电信四大亮点亮相2018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网络安全博览会
贸易战对中国经济影响几何?
漫画展示

    通信信息报社版权所有 地址: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西洪路长春埔电信IT大楼 电话:0591-83365172 联系人:黄女士 闽ICP备08001196号

    短信息类服务接入代码使用证:闽[2008]00019-B0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闽B2-20080034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:20080501